您的位置:

首页  »  不伦恋情  »  贱货母亲的那些年 1-6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贱货母亲的那些年 1-6
第一章:父亲去  2005年左右,那时候我十二三岁的年龄,青春懵懂,活泼好动。一天到晚除了上学就是跟小伙伴们在外面疯玩。一点没有察觉家里的变化跟即将发生的改变我一生的事情。  我父亲是县里工厂里的正式职工,父亲的工作需要两班倒,再加上县里跟我家距离挺远的,所以父亲不怎麽回家。而母亲在家里带着我,负责我的上学接送和衣食住行。说起母亲来,虽然母亲是农村的,但还是比较漂亮的,我猜如果父亲不是正式职工的话,母亲也不会嫁给我父亲。这几年家里生活条件不错,所以母亲没什麽大的变化,只不过变的丰盈了许多,胸大了不少,屁股也大了不少。  父亲为人古板,一天到晚冷着个脸,我挺害怕见到父亲的。反而母亲性格比较温柔,性子比较软弱。我小时候特别喜欢跟母亲在一起。  我记得那是一个周五的下午。可能我这一辈子都不会忘记这天。  我放学回到家里,因为明天是周六,本来今天是準备跟朋友出去玩游戏的。但是当我刚一进家门,就感觉家里气氛不对。  父亲冷着脸坐在桌子旁边喝闷酒抽着烟。母亲坐在门口的角落里抽噎。而母亲的脸上明显能看到鲜红的手掌印。  我感觉气氛不对,猜想父母肯定吵架了,也没敢再出去玩,吐了吐舌头,背着书包跑回自己房间。  像我这个年龄,正是对什麽都好奇的时候,一点写作业的心思都没有。但是出去有害怕被父亲训斥。心里想着,不去偷偷听听父母为什麽吵架。  我偷偷搬了个小板凳坐到门前,附耳门上听着外面的动静(朋友们有没有这样的经历)  父亲可能觉得我回房间写作业了,又开始跟母亲小声争吵起来。(说是争吵,不如说是父亲个人在问,母亲回答)  只听见父亲说:「多久了」  母亲带着哭腔说「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以后再也不敢了。」  父亲陡然提高几个嗓音「我问你们搞在一起多久了!」  我心里还奇怪,搞在一起?什麽搞在一起?  母亲可能吓的一哆嗦「没…没多久,就最近一段时间」  只听滋溜一声,可能是父亲把杯子里的酒一口喝干凈了。啪的一声,杯子摔在桌子上。「你被他搞了几次?」  什麽!不止父亲生气,这种事对我来说也是晴天霹雳!那个年龄对我来说已经懂得一点男欢女爱的事情,学校里也有偷偷搞对象的,而我也从朋友那里看过一些三级片,知道搞就是男人跟女人在一起做爱。还偷偷想着影片情节打飞机过!但我做梦也没想到!妈妈居然被别人搞了。  我在房间里浑身一激灵,透过门缝正好能看见妈妈。  妈妈蹲在墻角,用袖子擦了擦眼泪,可以从母亲的眼中看见害怕。母亲偷偷的擡头看了一眼父亲「四…四五次,」  父亲又倒上一杯酒,说到「我对你不好还是怎麽样,老子在外面挣钱养家,你在家里偷人!说!告诉我,你为什麽跟王强那个王八蛋搞在一起!」  这时候母亲的眼里可能充满了害怕,身体不住的抖动「我…我也不想,是他一直…一直纠缠着我,誌辉不在家的时候,就经常在我面前转悠。还经常帮我,帮我干点农活。再,再加上你不怎麽在家……」说着说着,母亲可能看见父亲脸色不对,声音慢慢变小。  「好啊!好啊!我还以为你是被强迫的,你他娘的居然是自愿的!我打死你个贱人」只听啪的一声,父亲把杯子摔了,站起身摇摇晃晃走到母亲身边,拽着母亲的头发就要打母亲!  我一看这样还得了,喊了一声「不要打我妈」赶紧拉开门忍着对父亲的惧怕跑出去拉架。  父亲可能是喝多了,加上生气,没想到我用力一拉,父亲就往后倒去,摔倒在地上。  父亲在地上狠狠地瞪着母亲,母亲瘫坐在地上,父亲又看了我一眼,「好,老子养的好儿子跟好媳妇,好啊!好!老子明天就跟你离婚!」  父亲一边嘶哑的说着,一边爬起来,拿起摩托车钥匙往外面走去。  我这一辈子也忘不掉父亲临走时的眼神,这也是我最后一次见到父亲!  只听见外面轰隆隆的油门声,父亲醉醺醺的骑着摩托车走了,留下瘫在地上的母亲,跟惊吓过度我。  我赶紧拉起母亲,母亲用袖口擦了擦眼泪,没怎麽敢看我,「誌辉,饿了吧,你等等,妈妈这,这就去给你做饭」  晚上,当我躺在床上辗转反侧,睡不着的时候。听见脚步声走到我门口,我也不知道是跟我说,还是妈妈在自言自语。「如果我跟你父亲离婚了,你跟我还是跟你爸爸……」声音很小,几乎听不见。我这时候可能也觉得是母亲做错了,一点也不想说话。过了一会儿,听见脚步声慢慢远去……  第二天,更是惊天噩耗,父亲骑摩托车撞到沟子里,当场去世!!!                             (第二章)  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墻。父亲去世后,我奶奶跟母亲操办完父亲的丧礼以后,生活似乎又回到了平淡。但是真的能平淡吗?显然不能。(我们家跟奶奶不是住在一起的,奶奶单独一个家。)  我的心里对母亲也不在那麽依恋。我跟母亲之间有了一道看不见的隔阂。而我也一直想知道王强到底是谁,怎麽会跟母亲搞在一起,父亲去世以后他们还会继续吗。  这个时候,大概除了我跟母亲,谁不不知道父亲是为什麽死的,村子里的人还都以为是意外。而父亲的厂里有保险,也保障我我跟母亲接下来几年的生活。  我现在已经无心学习了,整天脑子里乱七八糟的想着事情,成绩跟着一落千丈。母亲可能也无脸面对我。我跟母亲之间的交流少了很多。我也变得沈闷了很多。  一个月以后,夏季到了。对于北方来说,夏天是个相当难熬的季节。一个周三的下午,学校里有体育课,闷热的气息浇灌着我们的身心。由于我最近心事很重,加上天气炎热,可能有点中暑,就跟老师请假,回家休息休息。  我骑着自行车,顶着烈日,慢悠悠的向家里走去。当我走到家门口时,发现门口的树下停着一辆大轮自行车,门口留了一道缝隙。  这个时候,是谁家里呢?好奇心胜过一切,我悄悄推开门,看到房门紧闭。能听见屋里说话的声音。  我内心碰碰的跳,静悄悄的走到门口,偷偷隔着玻璃向屋里看去。只见一个男人挡在门口,男人不是很高,给我的感觉大约有一米七五左右。从后面只能看见脖子跟手臂,黑乎乎的。手臂跟脖子都很粗壮,显得虎背熊腰的,衣服因为汗水紧紧的贴在身上,母亲就现在男人身前。  这时候听见母亲说:「王强,我告诉你多少遍了,以后再也不要出现了,不要出现在我们村子里,不要出现在我面前,为了你,我已经害死我的丈夫了!你还想害死我吗!快滚!」  王强!这他妈的就是王强!就是这个男人害死我的父亲!我怒目圆睁,紧紧的攥着拳头,我要杀了他,杀死这个畜生!但是一看到王强这麽强壮,心里就感觉害怕。我能打过他吗?我能杀死他吗?不行,我做不到,我害怕!我只能乖乖的看着,听着。心里安慰自己,以后慢慢找机会。  男人呼呼的喘着粗气,「你丈夫怎麽会是你害死的呢,他是自己出车祸!跟我们没有任何关系,我是真心想和你在一起,雅琴。」说着王强两只手抓着母亲的手臂。  母亲用力的甩开王强的手,「不可能的,你害死我的丈夫,还妄想我跟你在一起!我只求你消失,永远不要再出现!」  王强似乎胜券在握,画风一变,说道:「你丈夫已经死了,你以后只能跟我在一起!除了我没有人敢要你的。难道你要靠你丈夫的保障金过一辈子吗?难道你能忍受的了没有男人的日子吗?」说着,王强似乎找到了自信。听着王强冷笑一声「你难道忘记了,你被我操到高潮的时候的感觉了吗!」在我们家乡,死了丈夫的人不怎麽好再找,因为都说丈夫死了是女人克死的。  母亲没想到王强跟变了个人一样,心里更是癡恨,我怎麽以前没看清这个人的真面目!当初追在我屁股后面跟个狗一样的时候我怎麽就鬼迷心窍了。「滚!滚啊你这个滚蛋」不得不说,母亲特别软弱,即使被王强这样说,也不知道应该怎麽反抗。而是眼泪流下来。慢慢抱着膀子蹲在地上哭泣。  王强嘿嘿冷笑,「我劝你还是想清楚,你想清楚你丈夫是怎麽死的,你敢不乖乖听我的话,我就把这个消息散播到你们村里。让你在村子里无法立足,让你跟你儿子永远擡不起头。我走了,明天我会再来的。希望明天你能想清楚,不要哭哭啼啼的在我跟前。」  我一看王强要走,赶紧藏起来。吱嘎,王强拉开门走了出去。走的特别自信,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中。他也确实应该自信,父亲死后,一切的主动权已经掌握在了这个叫王强的男人手中。  母亲还在屋里哭泣。我怎麽能这时候出现在母亲跟前呢。我虽然小但也知道这种事绝对不能让母亲知道我发现他跟王强见面的事情。  过了几分钟,感觉王强走远了,我猜偷偷的走到门外,用力推开门,装作有气无力的叫了声妈妈,我回来了。  母亲应该还蹲在地上,听见屋里有声音,妈妈这时候应该挺惊慌失措的吧。心里居然有种报複的快感。  过了一会儿,妈妈才拉开门,眼睛有点红肿,说道:「誌辉,怎麽这个时候回来了?是不是有什麽事情?」  我说,我有点中暑,跟老师请假回来休息一下。  母亲赶紧快步走过来,摸了摸我的额头,说道:「没事吧,快进屋里来凉快。」  来到屋里,我告诉妈妈,我想要休息一下就回到自己屋里。躺在床上考虑着到底要怎麽办,明天王强还会来家里,母亲会顺从王强吗?不行,我明天一定还要偷偷回来,看看妈妈到底会怎麽做。  晚上吃饭的时候,我跟母亲闷头吃饭。我心里特别压抑,特想知道母亲是怎麽想的。但是又不知道如何开口。母亲坐在我对面,似乎想说什麽。我想了想,问到「妈,我们以后怎麽办?」没想到我这一句话,就让母亲红了眼睛。  母亲拿着筷子,却不知道应该做什麽,只是说道:「誌辉,你放心,我一定不会让你受委屈,不能让你受委屈。」似乎跟我说,也似乎跟自己说。我不知道的是,我这句话让母亲下定了决心,走向深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