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综合  »  女教师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女教师
小宫裕子在大学选读教职课程。因为同是文学院的要好的同学选这一门课,所以她也跟着选。当时裕子根本没有毕业后当教员的意思,而同学也是一样。「裕子,大学毕业后你準备做什幺?」裕子母亲的情夫,也是建设公司董事长的矢岛这样问,是在去年夏末的一个晚上,矢岛脱光母亲的衣服从房间拖出来,像拧一样地爱抚雪白的屁股,一只脚迈进厨房里对裕子说。大学四年级的裕子正在厨房里做晚饭。她正背对着他们切菜。「喂!裕子,没有听见吗?我在问你大学毕业后準备做什幺,你还装没听见。嘿,把脸转过来。」裕子转头时,喝醉的矢岛笑着开始打母亲完全暴露出来的屁股。完全是做给裕子看的。「不要这样‥‥‥‥」母亲用悲痛的声音哀求挣扎。裕子又回过头去继续切菜说:「还没有考虑。」裕子不喜欢待在这个家庭,大学毕业后恨不得离开日本,想办法去扭转自己生活。这样的希望已经在心里酝酿很久。虽然知道可能会寂寞,但还是希望去外头过自立的生活。看到裕子的书架上增有关美国社会的书,以及晚上参加英语会话补习班时,母亲代美就发觉女儿的意图而感到紧张。然后哀求裕子不要出国,留在国内工作,裕子不忍使母亲伤心,只有默默地点头答应。就在和母亲谈过这件事的四、五天后矢岛来到家里吃晚饭时问到。「裕子,想不想做学校的老师?」然后好像很了解教职似地说了很多。院子里秋天的昆虫叫声传到房间里。裕子一半听矢岛的话,一半听昆虫的叫声。「女人到秋天就会更美。代美和裕子的领口显得更清爽美丽。」矢岛好色的眼光不停在美丽母女的身上扫瞄。「我和教育委员会的人有很好的关係。」裕子想到他有这种关係才会提出这件事。「绝对没有问题。可是,考试的成绩不能太坏。不过,裕子很聪明,大概不需要我担心这件事。」「我会参加教师甄试。」「那幺,你等于已经是国中的老师。」「太好了。」代美好像鬆一口气,满意地看着女儿。裕子就在这时候完全放弃去美国的念头。準备毕业论文的同时也开始準备教员甄试。不再去英语补习班。如此一来,矢岛感到有责任。于是,就在餐厅邀请县议员的K与市教育委员B还有市立国中校长T吃饭,临走时代美还把红包塞入三人的口袋里。「考试成绩就是不好,也会想办法的。」B在代美耳边悄悄说。县议员和市教育委员因另外还有事提早离席,可是国中校长T,田中守义还留下来大吃大喝。红着好色的脸孔说些淫猥的话。不久后,用忧郁的口吻说。「我离婚二次,现在是单身汉。这是因为我有变态性慾的关係。觉得插入女人的屁股洞里,比阴户更好,所以一般的女人都会讨厌。第一次结婚时,不到两个月就离婚,第一次还是不满一个月。啊,我喝醉了,不该说这种话。」说完表示要回去,站起来时不知真的还是假的,摇摇摆摆地抱住跟在后面的代美,一面说对不起,一面在代美的屁股上摸一下,使矢岛露出苦笑。餐厅门口有两辆计程车,送走国中校长坐的计程车后,建设公司董事长和美丽的二号夫人坐进计程车。面貌和身材都有气质的爱妾用年轻漂亮的声音对司机说出地址。「我的心脏怪怪的。」代美看到矢岛的脸色灰白,额头上有汗珠,可是他仍笑着伸出手摸代美的屁股。「现在,裕子的事可以放心了。你能这样照顾她,我很高兴。」代美说完以后双手扶在座位上抬高屁股。矢岛的手立刻伸进来抓住屁股的肉。代美咬紧牙关,怕司机听到声音。(唔‥‥‥痛‥‥‥啊‥‥‥)代美知道今天晚上一定会受到折磨,但受虐的性感使她含情脉脉地看男人。「我的人生是做爱妾的人生。」湿湿的眼睛在诱惑更要抚摸屁股。也许是老天爷的意思,代美对矢岛产生很强烈的爱情。「开‥‥‥开去医院‥‥‥」矢岛双手抱在胸前表示痛苦。「啊‥‥我的心脏好奇怪‥‥‥‥」不答应也没有损失‥‥‥以这样的心情,五十二岁的国中校长打电话给小宫代美想约她出来吃晚饭。学校已经开始放寒假。年末时大家都忙碌,但他闲得无聊。他住在车站后方的公寓八楼。一面听电话的铃声,一面看外面快下雨的乌云。「喂,我是小宫。」从声音很难分出母女。「我是田中。」「啊,是校长先生。」「你是裕子小姐吗?」「不,我是她母亲。」「你一定很寂寞吧,因为矢岛董事长突然病故。」「是!」「关于裕子小姐的事,想和你谈一谈,我们一起吃晚饭好不好?我在车站大厦的爱华咖啡厅等你。」「是现在吗?」「是,尽量快一点来。」田中说完就挂断电话。然后独自露出笑容。在他的笑容中有残忍的样子。田中先到咖啡厅要一瓶啤酒和简单的酒菜。不久后,小宫代美出现,双眼皮的大眼睛带着哀伤的神色,使田中心动。很希望在这个情夫刚病故的美女身上,享受肛门的乐趣,也要教会肛门性交的滋味。「我来晚了‥‥久等了。」代美穿紫色的套装,能显出身体的曲线,白色的衬衣不但清纯也更美丽。「能不能让我看你的屁股?」田中突然这样说。眼里出现特殊的情感。代美听到以后瞪大眼睛看田中,脸颊已经红润。「校长先生,怎幺会这样‥‥‥」代美慢慢站起来,向侧面跨一步,然后转身。紧身裙使臀部露出圆润的倒鸡心形。「我的屁股这样大真难为情。」「你的屁股比裕子小姐的更丰满。」「请不要这样说‥‥‥」代美又坐下,脸颊发烧,胸部不停起伏。「不知道你还记不记得,上一次你请我吃饭时我说的话,就是我喜欢女人的屁股胜过阴户。那是我的真心话。从来没有对任何人说过,因为喝醉了,才不小心说出来。」「我还记得,因为你说那种话,才使我留下很深的印象。」代美看田中时,和田中充满慾火的眼光相遇。「欢迎光临。」服务生来的比较晚。大概是雨天客人很多的关係。代美要一杯咖啡。「矢岛董事长去世了,你目前等于是空房。真是可惜。而且,在经济上是不是有困难呢?」「是‥‥‥」代美承认。确实有困难,矢岛死后,代美在经济上感到困难。「我有钱。养一个爱妾是没有问题,可是找不到对象。想找到能适合我性癖的女人,在我的职业立场上是非常困难的事。处理性慾是可以去找泰国浴的女郎,我买的当然是屁股。不过,有时候会遇到可怕的流氓皮条,有被敲诈金钱的经验。总之,我也有说不出的苦恼。」「校长先生对女人的性器没有兴趣吗?对男人来说,插入阴户里不是比什幺都好吗?说这种话很不好意思,不过,在生理学上是这样吧?」代美本来以为他会否认,但意外地这位国中校长点点头说。「让女人兴奋后,插入流出蜜汁的阴户的感觉确实很好。」这样一来,和刚才他自己说的话完全矛盾。代美不知道该说什幺才好。服务生送来咖啡。「在电话里说有关裕子的事,是什幺事呢?」「不,你的事比裕子小姐的事更重要。你这样美丽,美丽的女人为生活辛劳,我也觉得很可惜,怎幺样?能不能让我帮助你的生活呢?」在四十八岁鳏夫的公寓床上,小宫代美看成人录影带。那是虐待狂的节目,男人用绳子、皮鞭、浣肠器、电动假阳具等虐待用道具,兇猛折磨女人的肉体,甚至于浣肠后排泄也用特写镜头。高潮是最后男人把巨大肉棒插入女人的肛门里。画面消失时,代美无力地垂下肩,一只手放在胸上,深深歎一口气。「怎幺样?兴奋了吗?」田中笑着,用食指在代美脸上摸一下。代美没有回答,只是闭上眼睛。因为刚才的排泄和肉棒插入肛门的场面造成很大刺激。「喝吧!」田中校长劝她喝葡萄酒。「要对我的屁股也那样吗?‥‥‥我不想要‥‥‥」代美说完,接过送到面前的酒杯,红色的酒摇动是因为她的手颤抖。「你从今天起就是我的情妇。如果採取使我不满意的态度,就要在裕子小姐面前脱下裤子打屁股,你一定要记住。」「不要。」代美皱起眉头,把葡萄酒倒进嘴里。「放音乐培养优雅的气氛吧。」田中打开音响,在大约五坪的卧房里响起钢琴的乐曲。是萧邦的幻想即兴曲。「代美,你站起来脱吧。」代美脸色苍白紧张,但还是站起来。「暗一点吧。」田中苦笑后转动开关。房间的灯光暗下来。田中先生坐在沙发上吸烟,眼睛盯在代美的身上。代美背对着田中,先取下上衣,让裙子落在脚下,脱去衬裙时,身上只剩下乳白色的乳罩和三角裤。后背雪白,形成美丽的曲线,大腿丰满而修长。「乳罩不要动,只露出屁股给我看。」田中的口吻相当严厉。「是‥‥」那是忍耐羞耻的沙哑声。代美把三角裤拉到膝下露出屁股。「很好。」田中站起来。「很好的屁股。像雪一样白,又圆润,有性感的屁股。」校长这样讚美后,好像安慰代美似的,在肉球上慢慢抚摸。「嗯!确实是很美的屁股。」肌肤光滑有肉感。是年轻有弹性的屁股。「是倒鸡心形,你的屁股比裕子的屁股好看多了。」「你说这种话太残忍了。」「是吗?」田中笑着取下代美的乳罩。「转过来吧。」全裸的女体转过来,田中立刻看到茂密的黑毛。他自言自语地说真多。视线从下腹部向上移动,看到丰满雪白的乳房随着急促的呼吸起伏。代美正用双手放在脸上掩饰羞耻。房间里的灯光恢复原来亮度。「不要。我不要灯光。」「把屁股转过来。」「我想回家‥‥‥」代美突然发出呜咽声蹲在地上。「哇!」突然屁股被踢一脚,身体向前倒形成狗爬的姿势。在这剎那,屁股上好像着火一样热。那是皮鞭。田中玩弄屁股时也有虐待狂的行为。但用皮鞭抽打倒是第一次。代美流出眼泪,欺辱感胜过屁股的疼痛。「你来玩我的肛门吧,但不要用皮鞭打。那样会使我觉得悲哀。」代美用哭声说。双肘着地,摆出狗爬姿势,那是非常有性感的美丽野兽的姿势。「把屁股抬高一点。」田中意外地用温和的口吻说。代美抬起屁股。肉球向左右分开,露出茶褐色的肛门,同时也露出邻位的暗红色肉缝。代美是把自己的身体完全暴露在新情夫的国中校长面前。情夫在她的肛门上涂润滑油。代美没有说话,用手指在肛门上涂抹橄榄油的田中也没有说话,萧邦的幻想即兴曲成为背景音乐,在卧房里充满淫靡紧张的气氛。田中把沾上油的肛门分开,里面露出美丽的粉红色。「你的屁股是最高级的。」田中用低沈的声音说。代美还是沈默,只是呼吸愈来愈急促。向下垂的乳房微微摇动。「要先浣肠,把直肠洗乾净后再插入。」「那样小的洞洞能进去吗?」代美用恐惧的口吻说。「你没看到录影带吗?不是完全进去了吗?要在浴室里浣肠,虽然有一点冷,但就这样赤裸地带你去。」在浴室门外有个小柜子。校长蹲下来,从里面拿出浣肠器和药品,代美萎缩着身体低头看校长。进入浴室,看到马桶,还有一百CC装的浣肠器。代美联想到医院的情形,把赤裸的屁股反方向坐在马桶上。田中很熟练地完成浣肠。把甘油一百CC一下就注入后,把浣肠器的管嘴拔出,然后送到代美的鼻前,冷得发抖的美女,脸色立刻通红。「啊‥‥‥‥」产生强烈便意,肚子里发出咕噜咕噜的声音。肛门开始痉挛。「求求你,你到外面去吧‥‥‥」「想拉了吗?难过吗?没有关係,拉出来吧。」田中拿出不知何时準备的拍立得照相机,準备按下快门。「唔‥‥‥‥」赤裸的美女发出异常的哼声,忍不住扩大肛门开始排 。就在这时候,田中按下快门。「啊‥‥‥你随便弄我的肛门吧,一个有教养的女人被人看到羞耻的排场面,还被拍照,自尊心完全毁灭,这是被强姦的感觉。」代美站起来用毛巾擦拭屁股。「主人,现在就请把我的屁股插裂开吧!」代美弯下身体,双手扶在马桶上。「你哭了。」「不,我没有哭。我是等待主人把我屁股撕裂的剎那。」田中从后面抱住代美的屁股。「啊‥‥‥不要‥‥‥」代美还是忍不住这样说。「现在还说这种话‥‥‥你不要动‥‥‥」「会痛吧!」「你不用担心。」勃起的肉棒压在湿湿的会阴部上,使代美产生火热的感觉。「我的东西相当大吧。」代美到这时候,吓得哭出来。一面哭一面点头。「能进去吗?」女人的声音在颤抖,这种样子使田中的阴茎更兴奋。「代美,你要说插进肛门里。」「啊‥‥‥」「要说!不然就用皮鞭了。」「插进屁股‥‥」代美的脸色红到耳根。「主人,请来吧‥‥‥」代美下决心后,更抬高屁股。在暴露出来的屁股上,开始用龟头摩擦。在肛门上戏耍一阵后,火热的龟头向下降。「啊‥‥‥」来到下面的肉洞。代美觉得弄错了,那是因为她的心理已经颠倒。「是那里吗?」「你不要说话。」「唔‥‥‥」代美的阴户里溢出蜜汁,很顺畅地迎进肉棒。「啊‥‥」田中的手指进入窄小的肛门里。「打电话把裕子叫来,让她看母亲的淫蕩性交,好不好?」「主人,千万不能那样。」这时代美又想哭了。「代美,屁股有没有性感?」田中一面问一面把中指也插入肛门里,两根手指在肛门里弯曲,同时做活塞运动。两个肉洞都在抽插。「代美,你以前的情夫有没有这样?矢岛有没有这样对你?」「没有‥‥没有‥‥‥啊‥‥流出来了‥‥啊‥‥我真是无耻淫乱的女,是不知羞耻的母亲‥‥‥」「你疯狂吧!」「已经疯了。啊‥‥‥屁股里的手指和肉棒的技巧都太好了 ‥‥‥」「嘿嘿嘿‥‥」田中发出淫笑声。手指的活动停止,但把肛门拉开,这时代美很紧张,头髮散乱,额头冒出油脂般的汗。「啊‥‥‥不要‥‥‥」到最后关头,代美还是不想肛门性交。「等一下!」代美哭着夹紧阴户,可是又粗又长的肉棒已经拔出,留下寂寞的肉洞,可是湿淋淋的阴核勃起,阴唇翻转,还不停地溢出蜜汁。田中用龟头沾上蜜汁。「来了‥‥」吼叫的同时插入代美的肛门里,铁一般硬的性器有如杀人凶器。「唔‥‥痛啊‥‥‥唔‥‥‥」小宫裕子从大学的文学院毕业后,也通过教员甄试。开学后就在母亲第二任情夫担任校长的市立N国中担任国文教师。曾经听大学同学说现在的国中男生相当可怕,有些行为不输给流氓,但那是半开玩笑的话。曾经流行的校园暴力,在N国中几乎已经消失。「学生还是很好玩,因为都那样好面子。」裕子对母亲露出开朗的笑容。「裕子已经是最年轻的美女教师了。」「有些男同事说我是才女,真不好意思。」「你爸爸就是个头脑聪明的人,你有他的血统,一定也是很聪明的。」「今年十二月的忌日是三週年了。」「是啊,那一天我们母女俩请和尚来做法会吧。」「我可以说校长的坏话吗?」「好啊。」代美用轻鬆的口吻回答。「下课后,他常把我叫去校长室,名义是指导我这个新任教师,然后他会把妈妈的淫乱照片给我看,或者让我听录音。」「裕子,你就忍耐吧。」代美忍着羞耻感对女儿说。「因为他是变态‥‥虐待狂。」「我早就知道了。可是,妈妈喜欢那种变态的行为,使我感到难过。」「被他浣肠,还被看到排便后,就会产生随便他怎幺样奴隶的心情。」「不要说了。我不应该谈起这件事。我还有事,我要出去了。」「裕子,你无论遇到什幺样的诱惑也要保护自己的身体。他可能明年的校长调动时,调到别的学校去。他自己也那样说,所以只要忍耐一年就好了。」「我可能会在校长室被强姦的。」「有那种预感吗?」裕子摇摇头。美丽的大眼睛出现笑容。她笑时会出现少女般的表情。「不会的,妈妈。不用担心。下课后还有事务员,棒球队的学生们,就在校长室附近练习,只要我大声叫,校长就完了。」「说的也是。」代美知道裕子的个性很坚强,放心地露出笑容说。「你不是跟朋友有约会吗?今天是好天气,去玩吧!忘记妈妈的照片或录音带。晚饭怎幺办呢?」「在外面吃。」裕子离开家后,觉得更爽快。星期天下午路上的车较少。裕子坐公车,在第三站下车,这里是欢喜街的后巷。破旧的建 物挤在一起,和外面的气氛完全不同。裕子是来做家庭访问,有一个学生长期缺课,是一个问题儿童。曾经来过一次,所以还记得这条路。那个学生就在骯髒水沟旁的破旧房子前替狗抓 子。「川上同学。」裕子说。「是你的狗吗?」「原来是老师。你来做什幺?」「你妈妈在吗?」「不知道,你走吧。」「爸爸呢?」「不知道。他不在,两个人都不在。我今天从早晨还没有吃东西。也没有钱。这只也没有吃。」「我去给你买便当。」裕子从来的路回到公车站附近。买三份便当,正是发育期的国三的男孩,大概一个便当不会够。给狗也买一个便当,所以买三份。川上昭的父母没有固定工作。「老师有经验吗?」「什幺‥‥‥」「这个还用说吗?不要装傻了。啊!真好吃,这个火腿便当真好吃,有经验吗?」「没有。」「老师是处女吗?」「是啊。」「也没有乳房被舔过或摸过吗?」「老师要大声喊叫,会有什幺后果你知道吗?」「会有什幺后果?你就大声喊叫试试看,喊啊!」「你会被送到监护所的。」「到那里还可以吃到三餐饭。」「拜託你不要强姦我。老师要以乾乾净净的身体结婚,我是有理想的,求求你把手铐取下来吧。」裕子带回三个便当,进入这个男孩的房里。本来一面让他吃便当一面做说服工作。可是进入有裸体杂誌和男人体臭味的房里时,突然被套上不 钢的手铐,然后用美工刀对正脖子时,裕子吓得发不出声音。「老师,坐在那里不要动。」这个问题儿童说完就开始吃便当。已经开始吃第二个便当。他是体重超过七十公斤的不良少年的首领。「老师,我取下手铐,你就自己脱衣服吧。」「我真的要大声叫人了。」「我杀死你。」被瞪一眼,裕子又吓坏了。「脱光吧。」从他眼里冒出情慾和杀意的可怕光泽。「要我脱光吗?」裕子用软弱的声音说,含着泪珠把双手伸过去。「要脱光,知道吗?」「知道。你真是可怕的少年,把那美工刀收起来吧。」现在最重要的就是要冷静地争取时间,他的父母也许会回来。裕子在心里祈祷,快一点回来吧。取下手铐。二十三岁的美丽女教师在胸前合掌,请求少年放过她。「可恶!我要把你的乳头割下来。」川上昭说。「还不快脱。」女老师的屁股挨了一掌。「啊‥‥‥‥」在裕子的脑海突然出现母亲暴露屁股让校长玩弄的淫蕩场面。裕子开始脱衣服。「所有的衣服都脱下。」川上把女老师脱下的衣服放在一起丢进壁橱里。「站起来!」又在裕子的屁股上打一掌。再昏暗的房间里川上打开电灯。女老师裕子一丝不挂的裸体形成美丽的景象。(要干她‥‥‥做梦都梦到的这个老师的肉体‥‥‥)邪恶的少年产生邪恶的兴奋。少年的眼睛看到雪白下腹部上的黑毛。那里的毛比较稀少,像嫩草一样围绕在大腿根上。川上抓住一撮阴毛,用美工刀割断。用割下来的毛在乳房上骚动。半球型的雪白乳房像少女般的可爱。乳头是浅红色,小的像阴核。川上用阴毛在乳头上摩擦。「唔‥‥‥」用自己的阴毛在乳头上摩擦,裕子觉得自己的血在沸腾。「啊‥‥‥」裕子压抑自己的声音。雪白的胸部不停起伏。「你是处女吗?」川上的声音也有一点沙哑。「是!」她现在是把性器暴露在学生面前。「要把我的家伙插进去。」裕子以为他的动作会向下移动。可是,仍继续玩弄乳头。「这就是全校男生嚮往的老师的乳头。」裕子感到乳头开始变硬。「我要把这个乳头割下来。」裕子感到恐惧,觉得这个少年真的有割断乳头的残忍慾望。「老师,你手淫给我看。」裕子皱起眉头,露出痛苦的表情。「不要这样,你饶了我吧。」川上用力拉左边的乳头。裕子感到乳头上有美工刀的刀刃。「老师,和乳头告别吧。」他好像真的要割断乳头。「我答应手淫。不要这样了。」裕子分开修长的双腿,用手指抚摸肉缝,在阴唇上上下下来回抚摸。川上用快冒出慾火的眼神看美丽老师的手淫。美工刀在女老师的眼前飞舞。女老师把阴唇分开给学生看。然后用另一只手在阴核上抚摸。「你每天晚上都自己这样弄吧?」「不,还是第一次。」女教师红着脸回答。「你不要骗我,你们老师都说一些好听的假话!」川上这样大吼后,拿出木剑。「你趴下,我要惩罚。」「不要太狠。」年轻的女老师吓得趴在地上。木剑打在雪白的屁股上。「老师,我来折磨你吧!」「‥‥‥」「为什幺不回答?」「你已经在折磨我了。」二十三岁女教师的裸体趴在骯髒的塌塌米上。屁股上留下被木剑打的痕迹。充满性感的屁股被打到快要流血的程度,裕子的神经和感觉都已经麻痺,无力地趴在那里喘气,在大腿或后背上也有木剑留下的痕迹。川上一面打一面说你想指导我太单纯了。你不过是一个新来的老师,还管这种事,所以才会有这样的遭遇。「你太小看我了。我是真正的太保。」又说:「老师,我会保护你。」他的意思是说,不让学校其他不良少年找上裕子。裕子在屁股的伤痛中听清楚这句话。对屁股的惩罚结束。可是川上仍露出继续折磨裕子肉体的表情。「老师,我是说还要折磨你。」川上蹲下来,在趴在塌塌米上的赤裸女教师的耳边说。「你‥‥‥」裕子的声音很细小。「什幺?说清楚。」「已经惩罚够了吧,不要再折磨我了。」裕子说完就翻转身体,好像表示要姦淫就快一点。然后,分开美丽的雪白双腿,伸手在手淫过的肉缝上分开,露出里面粉红色的肉壁。「在这里插进来吧。」引诱少年。川上点燃一支烟刁在嘴里,凝视美丽女老师的肉洞。默默瞪大眼睛看,那种样子不像少年,完全是有虐待狂成年人的模样。这时候,裕子的羞耻感引起强烈的性感。从肉缝溢出黏黏的蜜汁。川上拿来大头针。刺穿乳头。「啊‥‥‥」痛苦恐惧感使女老师脸色苍白,嘴里发出苦闷的哼声。额头上冒出汗珠,皱起眉头。大头针刺在耻丘上,然后是大阴唇和柔软的小阴唇。当阴核也刺到时,使裕子完全陷入身心都有火烧般的被虐待感的漩涡里。「你的阴户湿淋淋了。」「是‥‥‥湿了‥‥‥」裕子回答。「你是处女吗?」「处女!我是处女。」川上抱起裕子雪白的双腿向上抬,然后把膝盖头压下贴在乳房上。屁股有一半是在半空中,肉缝朝向天花板。川上把所有的大头针拔出去,大阴唇出血,他把血和蜜汁弄在一起舔,那种样子好像很饥饿,只知道拚命地舔。这时候,不良少年的阴茎已经勃起。「你的父母快回来了吧?」女老师的心情是怕学生的父母回来,如果被姦淫,就不如趁没有回来的时候,乳头还在搔痒。「放心吧,不会回来的。」「啊,你又要虐待我了‥‥‥」屁股被学生打,身体还是弯成对折。「连屁股也漂亮。每个男生都想看你的这个屁股,你知不知道?」「不要再折磨屁股了‥‥你要干就干吧。」裕子扭动被打的雪白屁股。川上立刻脱裤和内裤,阴茎一跃而出。裕子看到。「好可怕。」没有想到勃起的阴茎会这样大,裕子感到恐惧。她是真的害怕,那种长和粗吓破她的胆。「你的真大。」裕子的声音颤抖。「用手握住。」川上说。美丽雪白的手战战竞竞地握住少年巨大的肉棒。细柔的手指在上面爱抚。女老师一面爱抚,一面使呼吸急促,催促说:「进来试试看吧。」川上的性虐待狂使他在插入前又用大头针刺穿裕子的两个乳头流出血,然后让裕子做狗爬姿势才从后面插入。「啊‥‥‥」乳头流血,脸色苍白的女教师为阴户受到的痛苦发出悲哀的声音。「痛‥‥‥痛‥‥呜‥‥那样用力插会痛的‥‥啊‥‥呜‥‥‥」「老师!」川上的呼吸也急促,不断喃喃自语说,进去了!进去了!而且脸上也冒出汗珠。「啊‥‥‥我的东西在老师的身体里‥‥‥」「进来了‥‥还是进来了‥‥‥」从屁股的方向被插入的二十三岁女教师的处女,洞口和里面都湿润,但很窄小,黏膜紧紧围绕肉棒。顺着肉棒渗出破瓜的鲜血。少年开始抽插。「痛‥‥不要动,好像裂开了‥‥‥啊‥‥‥痛‥‥‥」「老师‥‥扭屁股‥‥‥」「第一次是不可能的‥‥‥」「快扭动这个屁股‥‥‥」趴在那里的屁股又被打。「啊‥‥‥」裕子开始前后摇动屁股。这样被沾上破瓜鲜血的巨大肉棒抽插。「还要扭!还要扭!」屁股被打的女教师忍不住发出哭声,拚命地前后摇动屁股。好像要把里面的肉棒完全吃掉似的,屁股跳出淫舞。「扭屁股!扭屁股!」「我扭!我扭‥‥‥啊‥‥‥我会扭屁股‥‥‥」「还要用力扭。」「饶了我吧‥‥‥」少年毫不留情地打老师的屁股。「不要打了‥‥‥」美丽女教师的屁股染成柿红色。猛烈进行活塞运动的巨大肉棒冒出血管,沾上女教师的蜜汁和鲜血发出淫邪的光泽。「不行了‥‥‥啊‥‥‥我不行了‥‥‥」裕子在惨暴的淩辱下,精神有一点错乱。可是在错乱的感觉中也有一种甜美的快感。「昭‥‥‥昭‥‥‥好啊‥‥‥」从火一般灼热的肉洞又流出新的花蜜,产生使裕子会昏迷的高潮。扭动的屁股停止不动,被少年抱住的屁股开始痉挛。「老师‥‥‥啊‥‥‥老师‥‥‥」少年也达到高潮。这是无法用言语形容的淩辱和征服的快感。咻咻射出的精液量使他自己都感到惊讶,无比的快感持续很久。在放学后的校园刮起强烈的风,树叶落在地上被吹到远处,小宫裕子站在三楼音乐教室的窗边看着飞舞的树叶,已经是秋天,对裕子来说秋天是哀伤的季节。父亲在三年前患急性肝炎去世。父亲生前从事电子机器的事业,母亲是董事长夫人。可是,父亲的事业随他的死瓦解。母亲为剩下的债务辛苦,不久后,母亲被父亲的高尔夫球友,也是建 公司董事长的矢岛健作说服,做他的情妇。这个矢岛董事长也因为心脏病突发去世。第二任的情夫是国中校长,是个变态性慾者。把母亲的肛门看成性器,享受变态性慾的快乐,母亲也沈迷那种淫邪的肉慾中,田中校长来家里时,高高兴兴地迎接,也会主动去田中的公寓。前天夜晚,也是主动去的,离家前还到裕子房间说:「常出去,真不好意思。」裕子正在批改学生的笔记。「妈妈去吧,没有关係。」裕子也没有抬头,心里想‥‥妈妈什幺也不知道。每天受到校长的逼迫,心理上已经快要崩溃。田中校长是个非常难缠的人。像蛇或鬼的纠缠不放,要和她性交。母亲还不知道她这个新任教师的女儿有了麻烦。校长不会把这件事告诉母亲,裕子也隐瞒母亲。田中校长出现在放学后静悄悄的音乐教室。「裕子,等久了吗?」然后也向窗外看去,好像要察看裕子在看什幺?「可以吧!」田中校长转过头来看着裕子说。裕子点点头走出教室,田中校长和年轻女教师走向三楼的女用厕所。夕阳照射在洗脸台上。「裕子,把屁股露出来吧。」田中校长的声音有一点沙哑,像一朵花一样美丽的女教师,在镜子里看到自己秀丽的面孔,让紧身裙落在脚下,撩起白色衬裙,再把浅褐色的三角裤从屁股上拉下去。田中校长立刻看到有如大白桃般的美丽屁股,他的阴茎立刻勃起。「这是你的情妇小宫代美的女儿裕子的屁股。校长先生请看吧,然后插进这个屁股比比味道。校长要把母女两个人都弄到手,我受不了你的纠缠。我输了,就请比较屁股的味道吧!」裕子这样说完后,强烈羞耻感使血液沸腾。同时心理产生想念川上昭的情感。川上,原谅我吧!老师喜欢的是你,我爱上你。你等我,我马上就来‥‥「唔‥‥‥」屁股被抓住,肉球被分开。会阴部接触到冰凉的空气,裕子用力缩紧完全露出来的肛门。「裕子,你的肛门洞很可爱啊!」五十二岁的校长迫不及待地把凡士林软膏涂在花蕾上,然后慢慢揉搓。「在校长室里也说过,只有这一次。绝不会有第二次。」「裕子,知道了。」「啊‥‥‥」手指噗吱一声插进来。「啊‥‥‥不要‥‥‥」「噢!里面很紧。不愧是处女的肛门。裕子的屁股真新鲜。」田中的手指在肛门里做起活塞运动。「呜‥‥‥不要啦‥‥‥」「真的很有感觉了吗?」「啊‥‥我要被田中校长玩弄屁股了。这种事情最好快点结束‥‥插进来吧‥‥‥像你对妈妈那样插进女儿的屁股眼吧。」「等一下。」田中几乎残忍地挖弄肛门,然后又涂上凡士林,这才开始插入。裕子在屁股感到疼痛只是一剎那,火热的肉棒在剎那间就进入肛门里,那是非常熟练的动作。「啊‥‥‥啊‥‥‥终于插进屁股里了‥‥‥我和妈妈一样了‥‥‥」在连结肉棒的屁股上一面挨打一面抽插。情妇女儿的女教师的肛门受到淩辱。肉棒在屁股里的摩擦,奇妙地使裕子产生陶醉感。那是令人感到恐惧的,有堕落感的甜美快感。屁股被姦淫的羞耻,母女都一样的沦落感,在裕子身上都变成快感。「校长,用力打我的屁股吧!不用客气,打屁股吧!」裕子抱紧洗脸台,屁股挨打时,也随之扭动。在屁股上留下红色手印的掌掴,使刺激的电流达到肛门及子宫,乳头也产生快感。裕子伸手到阴核上开始揉搓,蜜汁顺手指流下来。湿淋淋的手指更疯狂地揉搓阴核。「啊!不行了‥‥我不行了‥‥校长‥‥‥我不行了‥‥‥」「我也是‥‥‥要射了‥‥裕子‥‥‥你的屁股是最好的。」校长双手用力抓住屁股,低头看着肉棒与肛门的结合部,拚命地抽插。「裕子!」校长在射精的快感中,觉得自己的脑海里变成一片空白。校长和新任女教师的通姦继续下去。只要校长要求,女教师就不会拒绝。母亲还没有发现这件事。校长 密地享受母女的屁股。可是,他不知道这个女教师和国三的问题学生也有通姦。因为父母经常不在家,当女教师小宫裕子偷偷来到川上昭的骯髒的房间脱光衣服时,雪白的裸体显得更美,有如一朵盛开的白牡丹。让川上任意地玩弄雪白的肉体,彼此都获得满足后,裕子就露出严厉的态度指导他功课。「昭!你不是生来就是笨蛋,你要振作!要有信心!」不只是她担任的国文、英文、数学等落后的科目也彻底地指导。「谢谢老师,我会考上高中,也会考上大学的。」有一天晚上,川上含着眼泪这样说。(我是天下最坏的女教师。)小宫裕子在回家的路上仰望星空。(虽然是最坏的教师。)在年轻美丽的女教师心里,充满拯救一个人的满足感。